今天2018年 12月 19日 星期三,欢迎光临本站 黄大仙平特一肖选料-黄大仙三字解平特一肖-极限两期平特一肖公式-极限平特一肖二期必出 

产品展示

陆军某训练基地新兵连采取逐班考核的方法

文字:[大][中][小] 2018-12-16    浏览次数:    
陆军某训练基地新兵连采取逐班考核的方法

  向环境污染宣战,一场战斗正在泰兴打响!

作者:本刊记者 郑嘉璐 发自江苏泰兴 来源:南风窗 日期:2018-08-02   梅雨季节到来,江苏泰州下辖的泰兴市笼罩在一片朦胧的水汽之中。泰兴市区以西十二公里的化工产业园里,硕大的储料罐、高耸的精馏塔、密布的蒸汽管网静静伫立在雨中,渲染出浓烈的后现代工业气息。  下午三点多钟,工人还未下班,园区内的道路上少有汽车驶过。但是,看似平静的外表之下,一场史无前例的“环保飓风”正席卷这里。长江沿岸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指示言犹在耳,泰兴,这个江边小城却在十天之内接连两次遭到中央环保督查组的通报。  为此,泰州市专门召开三千人大会,公开向环境污染“宣战”。会上,江苏省环保厅厅长王天琦说,我们到了“有条件、有能力”解决生态环境突出问题的窗口期,必须坚定信心,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在中国,像泰兴这样,将化工业作为支柱产业的城市还有很多。随着近几年环保力度的增强,它们也面临着和泰兴一样的困扰:化工行业的转型升级路在何方?严苛的环保监管会不会伤害地方经济?历史遗留的污染问题该怎样解决?  泰兴近五年的摸索与经验,挫折与教训,值得国内其他城市思考、借鉴。?  化工支柱  长江浩浩汤汤,自南京向东,河道在镇江转弯,改向东南,汇至东海。就在转弯处不远的长江东岸,坐落着中国第六大化工园区—泰兴市化工产业园。  泰兴的化工产业起步很早。化工生产需要大量的水和原材料,泰兴紧邻长江,距离入海口也近,航运方便,所以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就吸引了不少化工企业。泰兴市分管环保的副市长钱军形容,那时的泰兴是“东西南北中,到处有化工”。  为了便于对化工企业集中管理,泰兴市从1991年开始建设化工园区。散乱在境内的几十家化工企业被集中到长江边、占地数平方公里的区域内。  化工企业之间的生产关联度很高,集聚效应很快显现。红宝丽集团泰兴化学有限公司主要生产环氧丙烷,总经理张益军告诉《南风窗》记者,在泰兴化工园区投资建厂,除了考虑到这里紧邻长江、便于产品和原材料的运输之外,最看重的还是产业链的优势。企业生产所需的氢气、聚乙烯都能在化工园内部获得,这大大节约了运输成本。  泰兴市建立化工园区、对化工企业集中管理的做法走在了全国前列,当时还受到了原化工部的表扬。泰兴连续17年跻身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县”行列,与化工产业的贡献是分不开的。2012年前后,泰兴的化工企业数量达到顶峰,仅化工园区内部就集中了近200家化工厂。化工业带来的经济收入占到泰兴经济总量的1/3以上,化工业成为名副其实的支柱产业。  但化工厂的大量集聚带来的是环境信访数的上涨。仅2012年,泰兴市收到的环境举报就达到一千多人次,成为江苏省环境信访的重点单位。在化工企业工作的姚超说,污染严重的时候,在化工园区十几公里外的泰兴市区都能闻到刺鼻的恶臭;连通着长江的水道、沟渠由于周边化工厂的排放变得“五彩缤纷”;泰兴本地人深受其害,对化工企业恨之入骨。  泰兴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吉勇回忆,化工园区建设之初,园区的管理相对粗放,许多“小散乱”的化工企业存在偷排废水、废气和偷埋固体废弃物的现象。  环保督察组曝光泰兴的污染问题后,钱军也在反思,化工园区的配套措施确实滞后。为了便于企业生产,拉动招商引资,化工园最初的工作重点是道路和管网的建设,随着入园企业越来越多,污染物的处置能力没跟上。  来自官方的数据可以佐证。江苏省环保厅厅长王天琦透露,整个泰州市,2018年的危废处理需求量约为5.3万吨,现有能力仅为3.5万吨,算上设施实际运行效率较低,缺口接近2.2万吨。酸洗污泥、一般工业污泥的处置能力也非常欠缺,这导致大量工业废物得不到妥善处置,环境风险巨大。?  先生存,再生产  张国华是泰兴协联众达化学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兼环保总监。这是一家基础化工企业,主要产品是苯酐。全国一共有50多家生产苯酐的企业,最近一年多,已经有20多家找到张国华,来他厂里参观环保技术。  但就在两年以前,这个企业还因为尾气排放不达标,多次受到环保部门的处罚。张国华回忆,从2015年开始,企业感受到巨大的环保压力。一旦尾气不达标,或者被周边群众举报有刺激性气味,轻则罚款,重则停业整顿。2016年,他们因环保问题被处罚金55万元,又因整改不到位停业整顿两个月。张国华算了一下,停一个月损失300万元。  “我们当时只能先求生存,再求发展。”被逼无奈,企业先后两年投入1600万和2500万,与天津大学合作,研发了一套尾气深度处理设备。一次性拿出这笔钱对他们而言是个考验,要知道,这个企业一年的利润还不到2500万。  实际上,泰兴在2012年前后就开始了对化工企业的集中整治。吉勇解释,当时化工园区的发展到了瓶颈,土地、排污量等资源接近饱和,不关停小化工,就没有发展的空间了。同时,许多化工厂存在偷排,老百姓的举报非常多,对泰兴市政府和环保局充满怨言,这也是泰兴整治污染的动力之一。  钱军介绍,泰兴聘请了专家团队,从污染物排放、安全生产几个角度,挨个企业评估。达不到整改要求的企业,就必须关停。截至2016年底,仅化工园区内的化工企业,就从近200家降到了80多家。  最近两三年,环保工作上升到政治高度。泰兴的化工企业多、污染重,化工园区又紧邻长江,面临的环保压力可想而知。张国华的企业,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迫整改的。  转型必然有阵痛期。以前对环保的要求从未这么严格,突然开始集中整治,几乎所有企业都被查出存在排污问题。不管企业大小,说停就停,在集中整治的头两三年里,化工园区的经济增速大幅下滑。  化工园区是泰兴经济增长的主阵地,吉勇形容,那段时间他非常痛苦。因为经济指标上不去,他多次受到上级领导的批评。整治期间,他经常和环保局局长吵架:“大企业一停停几个月,经济指标上不去,我急啊!”他当时不理解,为什么环保执法非得这么严。  他的思想发生了转变,因为经济指标回来了。据统计,2016年,泰兴市地区生产总值增长10.8%,增幅居江苏全省县(市)首位。2017年,园区完成规模以上工业产值2200亿元,工商税收收入同比增长18%。这是因为,席卷全国的环保重压之下,效益正向头部企业集聚。泰兴取缔了小散乱的企业,留下的大都是行业巨头,它们的盈利能力正在提高。  张益军的企业就是个例子。中国生产的环氧丙烷,60%来自山东,而绝大多数企业采取“氯醇法”,生产一吨产品附带30多吨高浓度废水,对环境影响很大。张益军他们投入两个多亿,研发了更环保的新工艺,把废水排放量减少到一吨以下。  张益军告诉《南风窗》记者,他巴不得环保抓得更紧一些,因为环保抓的越紧,对他们就越有利。他举了一个例子,2017年环氧丙烷的价格是每吨10500元,但他们的生产成本高达每吨10800元,相当于生产一吨产品还要亏损300元。但随着环保收紧,污染重灾区山东省的好多同类企业被取缔了。市场需求紧缺,环氧丙烷的价格上涨到了每吨13000元。“我们为什么愿意投入几个亿研发新工艺?我们就是瞄准了山东的这些企业肯定都得关停。”  然而,并不是每家企业都像张益军和张国华那么幸运。  钱是最大的问题。对有些企业来说,一口气拿不出那么多资金,也就无法转型升级;有的企业占地面积有限,没有空间安装排污设施;更有不少企业的竞争力就来自低廉的排污成本,环保收紧后,连生存都是问题。这也是为什么环保压力已经这么大了,还是有企业想方设法地偷排污染。  即便有钱,技术问题也未必解决得了。张国华说,同行业的一家企业曾投资两千多万,改造排污系统,最终没有达到效果,投入的资金打了水漂。对企业来说,转型升级风险大、成本高,转不好就死掉了,所以他们顾虑很多。张国华坦言,是政府在逼着他们转型升级。?  历史欠账  吉勇万万没有想到,泰兴正在努力控制化工污染的增量,存量却出了大问题。  2018年6月,中央环保督查组下沉泰兴,进行环保督察“回头看”,接连发现了两起污染整改不力的问题。  先是6月11日,生态环境部在其官方微信发布消息。泰兴滨江污水处理有限公司在长江边违法倾倒污泥,两年过去,泰兴市不仅对整改“敷衍塞责”,没有按承诺规范处置,而且“变本加厉”,污泥堆存量大幅增加。  紧接着6月20日,生态环境部再次通报。泰兴化工园区在长江岸边非法填埋化工废料,两年里没有任何实质性整改措施。明知违法大量掩埋化工废料,却“无动于衷”;明知已污染土壤和地下水,却对督察组“百般隐瞒”。  十天之内被两次通报,而且措辞严厉,这对泰兴来说是史无前例的。钱军坦言,环保督察组曝光的问题客观存在,反映出泰兴对历史遗留问题不够重视,这是个巨大的警醒。  说两处污染地块是历史原因导致的并没有错。据了解,化工园区建立之初,还没有工业废弃物管理规范,垃圾焚烧厂等环保配套设施几乎为零。园区周边的一些废沟塘便成了天然的垃圾填埋场,化工企业的建筑垃圾、生活垃圾乃至严重污染环境的工业垃圾都会向里倾倒。20多年累积下来,危废与一般固废、生活垃圾掺杂在一起,处置成本大大提高。  但是,不管形成的原因如何,环保督察组两年前便发现的问题,至今没有实质性的整改措施,还是反映出观念上的轻视。吉勇坦言,过去的工作重点还是放在了经济发展上,更关注项目的招引,忽视了对污染存量的整治。而且,污染地块的修复耗资巨大,他心里也有顾虑:“我们也算账,考虑到地方利益,能拖就拖了。”  两次通报过后,泰州市纪委监委给予吉勇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吉勇告诉《南风窗》记者,这是个深刻的教训:“不能过多考虑地方的利益,经济发展到这个程度,到了偿还历史欠账的时候了。”  然而,偿清历史欠账并不轻松。像泰兴这样的化工重镇,在过去二三十年里已经积累了大量环保问题,生态修复必定困难重重。目前,泰兴正在开展全市范围的摸底。8月底前,泰兴将对违规堆存、倾倒、填埋固体废物的行为进行全面排查。虽然摸排的结果还没有最终确定,但钱军表示,泰兴市要解决的问题肯定不会少。  资金是最大的难题。吉勇初步估算,只是整治被曝光的两处污染地块,就要耗费6到7个亿,而泰兴市一年的财政预算只有60多亿。除此之外,一亩重污染土地至少需要两三百万才能完成生态修复,这对地方财政是不小的负担。  钱军表示,单靠地方财力很难彻底解决历史遗留问题。他们正在向上级反映,希望出台一些倾斜政策,支持区域性化工园区的专项生态修复,比如政策性银行的低息贷款,或者污染治理方面的区域性项目等等。  资金之外,处置能力也是对泰兴的巨大考验。污染物的存量很大,能够妥善处置的配套设施却不充足,尤其是一般固废和危废的处置能力欠缺,堆积的污染物就处理不了。  泰兴正在建设新的固废焚烧厂、填埋场。吉勇说,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从选定地址、获得土地,到周边居民的搬迁,每一项工作都费时费力。他希望能在两年之内,把历史遗留问题全部解决好,之后就可以甩开包袱,轻装上阵了。  从以化工为支柱到身受其困,过去的30多年里,这座小城的命运和化工产业紧紧地捆绑在了一起。新的时代背景下,怎样偿还过去几十年累积的环境债务,怎样严防死守、杜绝新的化工污染,怎样帮助化工企业平稳完成转型,将是泰兴必须面对的难题。  向环境污染宣战,一场战斗正在泰兴打响!

潘幼卿,1912年出生于湖北省大悟县宣化店一农民家庭。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红四方面军中历任班长、连长等职。参加过鄂豫皖革命根据地历次反“围剿”斗争,屡立战功。1932年10月,他随红四方面军主力西征入川,任红二十五师营长。1933年部队扩编,他任红九军二十五师副师长兼第七十四团团长、率部参加了川陕革命根据地反“三路围攻”、“六路围攻”等战役。

1935年1月下旬至2月中旬,红四方面军乘敌“川陕会剿”尚未部署就绪,进行了广昭战役和陕南战役。

广元为川陕咽喉,又在嘉陵江东岸,为兵家必争之地。广昭战役前,国民党军胡宗南部在广昭地区共有五个团和两个游击支队。基于敌人的驻防情况,红军以18个团的兵力,于1月下旬向广元、昭化地区集结。22日,红四方面军一部在广元、宁强交界地黄坝河、转斗铺一带将胡宗南之第一师一营全部缴械,其余官兵无一逃走。

在转斗铺获胜的当天晚上,在师长许世友、政委陈海松的率领下,潘幼卿团由朝天译、沙溪子渡过嘉陵江,向羊模坝进击,一路经陈家坝、红岩山到学堂梁布阵。红三十军八十八师在师长熊厚发率领下,由大巴口经仇坝、乔坝抵羊模坝东侧。23日下午,红军在学堂梁将三条战壕挖好后,即下羊模河渡姜家滩与刚从菜子坝开来的敌丁德隆旅第一团和补充旅第一团交火。红军控制了有利地形,像一把铁钳似的,从东西两侧死死卡住了拥挤在几座制高点的敌人。

负责主攻敌人前哨阵地的红七十四团,在副师长潘幼卿的指挥下,顺着姜家滩的山坡,向敌马鞍山高地进攻。从姜家滩往前看,但见薄雾笼罩下的马鞍山,像一条前高后高的大爬虫蹲在那儿,屏护敌军的驻地。

潘幼卿率领突击连勇猛突击,犹如一把尖刀直插马鞍山。第一营营长何明强率全营战士跟上去,与突击连并肩战斗,马鞍山被攻占了。

这样,驻在羊模坝的敌军团部就完全暴露在红军火力的直接射击之下了。敌丁德隆旅第一团系一支所谓“擅长攻击”的“王牌部队”,这只“困兽”见团部受到威胁,企图夺回马鞍山。

垂死挣扎的敌人一面集中炮火侧击马鞍山,一面派出一个营的兵力,分批从正面向马鞍山疯狂反扑,红军其他阵地的进攻还未得手,潘幼卿和战士们占领的马鞍山成了敌人进攻的主阵地。

潘幼卿看了一下地形,迅速下达战斗命令,“这是直接威胁敌人团部的制高点。敌人一定要拼死反扑。大家赶快把子弹、手榴弹准备好,坚守阵地!”

一会,敌人密集的炮火又打了过来,又以更多的兵力向马鞍山发起了冲锋。潘幼卿等敌人冲到距自己阵地二三十米远时,一甩手将手榴弹掷向敌人,并大喝一声:“打!”红军战士的排子枪,手榴弹像冰雹似地打向敌人。反扑的敌人抵不住,又潮水般地溃退了下去。

没过多久,从马鞍山脚下又响起一阵乱糟糟的枪声,潘幼卿大声喊道:“注意!敌人又开始进攻了!”红军战士等敌人靠近以后,一齐猛烈开火,他们一口气将几十个手榴弹掷进了敌群。机枪射手张子文看到有些敌人龟缩在山半腰的一些掩体周围,端起机枪向敌人猛射。敌人又退下去了。战场上有片刻的沉寂。

忽然,敌人以更密集的炮火向马鞍山打来。接着,又以更多的兵力开始第三次反扑。像蚂蚁一样密集的敌人,端着步枪、轻机枪,嚎叫着往山上冲,一颗颗手榴弹落在红军阵地上爆炸,掀起团团硝烟。看来,是敌人孤注一掷了。这时,营长何明强腹部中弹,被抬下了火线。潘幼卿悲痛而激昂地鼓励大家:“我们要坚决打垮敌人的反扑,为挂彩的同志们报仇!”

战斗越来越激烈。敌人垮了一群,又涌上来一批,一个亡命的敌人已经嚎叫着冲到了潘幼卿跟前,潘幼卿一个箭步跃出工事,勇猛地向敌人砍去,同时大骂一声:“狗日的!”骂声既出,只见敌人的脑袋骨碌碌地在地上乱滚。紧接着,潘幼卿又骂了一声:“狗日的!”又结果了一个冲到面前的敌人。

正在激战时,突然有几个战士喊:“没有手榴弹了!”潘幼卿果断地命令道:“用石头砸!”于是,战士们抱起石头往下扔。刹那间,战场上石头飞滚,发出“轰轰隆隆”的巨响。敌人被砸得断腿折腰,头破血流。恰在这时,红七十三团一个营前来助战,并带来几箱子弹和手榴弹。战士们接过手榴弹,扔向溃乱的敌群。敌人被炸得魂飞魄散,夹着尾巴逃了回去。

这时,红军的冲锋号吹响了。潘幼卿率领马鞍山上的勇士们,如猛虎下山一般,扑向羊模坝左侧李家包与敌人决战。据守在李家包的敌人,仅仅支撑了几分钟,纷纷溃逃。

潘幼卿率领全团战士们径直冲进敌人的团部,一下子打乱了敌人的指挥系统。失去指挥的敌人,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成一团。

善于夜战的红军各部从四面八方山岭上、从林中,铺天盖地向敌人压去,红军将敌人重重围困在羊模坝。

潘幼卿乘着刚刚出现的月色,迎着寒冷的夜风,率领战士们在羊模坝左冲右突,猛然发现有数百名敌人顺着林间小路,向西南落荒而逃。他立即率领战士们乘胜追杀,接连翻了几个山头,终于在兄弟部队的堵击下,像捉鸭子似地把逃敌歼灭了。

正当潘幼卿抖擞精神奋勇冲杀之际,不幸的事情发生了,隐蔽在乱石中的敌人,突然向潘幼卿射出了罪恶的子弹。只见潘幼卿高大的身躯摇晃了几下,便倒在地上。他那宽阔的胸膛淌着鲜血,他断断续续地说着:“同志们

红九军副军长兼二十五师师长的许世友扑过来,把浑身是血的潘幼卿抱在怀里,焦急地呼唤着他的名字,潘幼卿再也没有醒来。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在线客服

QQ咨询

咨询热线: